泰坦尼克号真实历史爱情故事(泰坦尼克号的爱情故事是真的吗)

1998年,中国的电影票房只有8.3亿,可是有一部电影的票房却高达3.6亿,这就是詹姆斯·卡梅隆的《泰坦尼克号》

这部电影给了当年的中国人无限的心灵震撼,甚至入选了中学语文课本,番茄君现在还记得语文课上老师组织全班一起看《泰坦尼克号》的情景。

当萝丝出镜的时候,全班惊呼连连,老师尴尬地挠挠头说:“美国人就是这么开放。”

可以说在很多中国人心中,《泰坦尼克号》就是浪漫的象征,杰克与萝丝的爱情感动了整整一代人,萝丝脖子上戴的那颗海洋之心,席琳·迪翁演唱的主题曲《My Heart Will Go On》都寄托着大家对爱情美好的憧憬。

而许多人不知道的是,当年泰坦尼克号沉船后,最后一个被营救的是一位叫做Fang Lang的中国人,卡梅隆透露,当年《泰坦尼克号》中杰克与萝丝有一场在海水中生离死别的戏份,其拍摄的灵感来源于这个中国人。

奇怪的是,109年过去了,大部分中国人都不知道这段往事,甚至是Fang Lang的儿子对此也是一无所知。

当记者走进他的家门,他透露父亲生前从未和他提起过这件事,自己好像只知道了故事的结局。

父亲为什么要隐瞒这段历史,这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辛酸过往呢?

4月16日,一部纪录电影《六人:泰坦尼克上的中国幸存者》(以下简称《六人》)将登陆内地各大院线,这段尘封的历史首次展示在国人面前。

泰坦尼克号可以看作两个故事。

一个故事是美国故事,沉船时,美国绅士将求生的机会让给了妇女和孩子,杰克和萝丝上演了至死不渝的爱情,整个故事充盈着美国式的英雄主义。

第二个是中国故事,用卡梅隆的话说,这是一个“被隐藏、被洗刷、被删改”的悲惨故事。

这个故事已经尘封了109年,4月16日上映的《六人》就在讲述这个故事。

历史上的泰坦尼克号是英国白星航运公司生产的一艘豪华巨轮,它首航时船上的乘客大部分都是美国人,它是当时世界上体积最大、最豪华的客轮,拥有“永不沉没”的美誉。

某种程度上说,泰坦尼克号就是英美两国的国家意志体现,英国是日不落帝国,美国被称为灯塔国,与“永不沉没”的泰坦尼克号在名字上就有着某种暗合。

可实际上,泰坦尼克号有很多隐患,它在首航的前4天才开始招募船员,许多船员都没有经过专业培训,很多船员甚至不知道怎么使用折叠救生艇,他们连望远镜都不知道放在哪儿,导致冰山降临时只能裸眼观测,错过了最佳逃生时机。

可惜这些隐患被大家忽视了,1912年4月10日,泰坦尼克号迎来了处女航,它从英国南安普顿出发前往美国。

结果在首航时,船员们喝得酩酊大醉,使得大船偏航,虽然受到了冰山预警,但固执的船长下令继续提高航速,最后4月14日深夜,大船撞上冰山,船上2224人中有1517人丧生,制造了人类史上第一海难。

海难发生后,英美两国不去第一时间问责,而是忙着歌功颂德。

在发生海难时,真实的情况是在救生船里,获救的不仅包括妇孺,还有头等舱的男乘客,他们占了一半的数量。

可是媒体报道时却采用了春秋笔法,将“妇孺获救” 加入了标题,营造出一种头等舱的绅士把求生的机会让给妇孺的假象。

当700多名幸存者到达纽约港口时,他们被迫签署了一份保密协议,要求不能和媒体吐露半个字,并且拿到了一笔丰厚的封口费。

而在救生船靠岸仅仅2个半小时后,美国喉舌《纽约时报》就发表了一篇报道文章。

这篇文章没有去问责,而是讲述了一系列感人至深的故事,其中有把生死置之度外的船长,有沉船时还在用生命演奏的小提琴乐队,还有临危不乱的男乘客。

看完这篇报道,读者被感动得一塌糊涂,好man哦,好浪漫哦,好行为艺术哦!

在事件结束后,美国政府发起了为死去的男子建造纪念碑的募捐活动。

你看看,本来是因为船员的玩忽职守导致的天灾人祸,经过美国的危机公关,变成了一场感人至深的英雄赞歌,而那1517人的冤魂只能永远沉睡在大西洋冰冷的海底了。

英美导演了一出好戏,把悲剧变喜剧,把小丑变英雄。

我们知道,一出精彩的戏是需要反派来衬托主角的。

这个反派,不能是英国人,也不能是美国人,只能是中国人。

那艘船上有8个中国人,海难发生后,2个中国人丧生,6人获救,其中Fang Lang是最后一个获救的乘客。

整艘船的生存率是31%,而中国人的存活率是75%,按理说,再怎么黑也黑不到中国人头上啊。

可是美国1882年就签署了《排华法案》,他们嘴上叫嚣着人权,可压根儿没有把华人当人看。

所以1912年4月15日,当其他700多名幸存者拿了封口费,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,从纽约返回家中时,这6位中国人却被美国拿来扮演丑角。

6名中国人到达纽约后,被要求24小时之内必须离境,他们之后辗转各地,好不容易苟活下来,却只能夹着尾巴做人。

因为美国媒体已经把他们当负面典型宣传了,说他们是偷渡客,说他们男扮女装跑上了救生船,说他们对妇女儿童见死不救。

瞎指挥的船长成了英雄,死里逃生的华人成了小丑,这就是泰坦尼克沉船之后的中国故事。

2012年,纪录片导演亚瑟·琼斯在了解了泰坦尼克号事件的真相后,想要拍一部揭露这段历史的纪录片。

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给卡梅隆发了邮件,了解到真相的卡梅隆立刻觉得《泰坦尼克号》过于美化了那场灾难,他想做点什么,于是和两个年轻人取得了联系,表示自己愿意成为这部纪录片的监制和出资人。

导演亚瑟·琼斯给自己起了个中国名字叫罗飞,他带着团队辗转世界各地,花了整整5年进行调研、拍摄和剪辑,最终制作出了这部优秀的纪录片《六人》。

这部纪录片撕破了美国的虚伪假面,为6名无辜的中国人伸冤,并在此基础上揭露了欧美国家长达上百年的反华历史。

与其说我们看一部纪录片,不如说我们要见证一段历史。

尽管《排华法案》在上世纪40年代就被废除,但是美国的“反华情绪”越一直存在,这些年愈演愈烈。

从2020年,特朗普炮制出的“中国病毒”言论。

到今年3月的“新疆棉花事件”

再到近期在美国频繁发生的针对亚裔的袭击事件。

可以想象,未来华人在美国的生存环境将进一步被挤压。

别再幻想美国尊重什么人权,看看他们新确诊的疫情病例和不断攀升的死亡数字,他们连人命都不尊重,还能尊重你的人权?

纪录片《六人》是一场及时雨,那6名中国人的遭遇,就是中国近现代史的一个缩影。

中国这头沉睡的狮子被英美帝国用鸦片和炮火轰开了家门,近一个世纪来,我们遭遇了各种屈辱,一度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。

好在中国人骨子里有一种坚忍不拔自强不息的品质,在泰坦尼克号沉船时,中国爆发了辛亥革命,一批批仁人志士为中华民族的复兴抛头颅洒热血,最终换来了新中国的成立。

尊重不是乞求来的,而是靠实力换来的。

我们抱着“打得一拳开,免得百拳来”的心态在朝鲜战场上和美国人正面,这样才有了1971年的乒乓外交,才有了1972年的中美建交,才有了中国一步步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在国际舞台重新赢得了话语权。

观看《六人》,不只是一次消遣,一场猎奇,而是一次爱国主义的教育。

那六位中国人的名字在西太平洋的海底沉默了109年,现在是时候把它们打捞上岸,做成标本警醒每个中国人了,就像海报里的那句宣传语说得一样“不曾提起,不再忘记。”

4月16日,和番茄君一起走进影院,见证这一段尘封109年的历史吧!

(电影烂番茄编辑部:一心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