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湾灵异事件(台湾灵异案件)

  井口真理子为1990年4月间,到台湾自助旅行的日本女大学生,不幸遭杀害弃尸,因其情节离奇曲折,甚至衍生出很多“灵异事件”,并被拍成电影。

  

  此事不仅引起台湾与日本的高度重视,也对极度倚赖日本观光客的台湾观光业造成严重影响。

  案件始末

  1990年4月2日,就读于日本东京御茶水女子大学四年级的女大学生井口真理子,独自一人搭机到达台湾进行自助旅行,投宿于国际青年之家。

  3日,在台北市观光;4日上午寄明信片给家人,中午搭乘自强号南下台南,认识一名李姓年轻男子,当晚投宿其家中。5日、6日由李姓男子陪同在台南市观光。

  7日上午,真理子寄信给家人后,由李姓青年载往台南车站搭乘复兴号前往高雄,中午12时许步出高雄车站剪票口,自此行踪成谜。

  18日井口真理子预定搭乘返日的联合航空828号班机,无人取消她预定的机位,在出入境管理局亦查无真理子的出境纪录。

  

  25日,真理子的母亲井口久子抵台寻找爱女,并由日本交流协会陪同正式向内政部警政署报案。

  在接获报案后,警政署通令全省各县市警察机关进行协寻,并无所获。

  6月27日,刑事警察局与高雄市警察局组成“○四○七联合专案小组”,悬赏新台币五万元,家属亦提供日币五十万悬赏。

  由于台南市的李姓男子是井口真理子最后的接触对象,因而被专案小组列为重要关系人,但他的说词及行踪均交代得相当详细,因而获得释回。

  7月7日,警方接获线报指称井口真理子已惨遭杀害,并被埋尸于台南县新市乡一处公墓,隔日警方派员大规模搜索,但并无所获。

  7月18日,井口久子二度到台湾寻女,仍未有所获。

  9月6日,井口久子三度到台湾寻女,并成立“井口真理子搜索后援会”,唯仍一无所获。

  面对女儿的尸骨,井口真理子的母亲痛哭

  10月间,专案小组根据线报约询出租车司机刘学强,但因其精神状况不稳定,加上供词反覆,因此并无所获。

  12月6日,警政署长下令将悬赏奖金提高到新台币一百万元,且必须做到“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”。

  至此,案件已经过去半年,警方仍无任何进展。

  1991年1月4日,在台中县后里乡的一处甘蔗园内,发现一具与井口真理子特征高度相似的无名女尸,但在经过牙齿X光照片比对后,确认并非失踪的井口真理子。

  在井口真理子失踪近一年后。

  1991年3月4日,专案小组根据可靠线报,认为先前遭到约询,住在高雄市小港区的出租车司机刘学强涉有重嫌,前往其住处加以逮捕。

  

  刘学强驾驶的出租车

  遭到逮捕后,刘学强在自白书中坦承犯案。

  其于自白书中指出,他于去年(1990年)4月7日在高雄车站前的建国三路骑楼,看见独自背著背包的井口真理子,上前搭讪才发现真理子是日本人,在笔谈后得知真理子欲寻找住处,便骑机车将真理子载回小港区住处。

  随后两人一同前往澄清湖、凤山、大统百货等地游玩,当晚真理子便随同刘学强返回其住处休息。

  关于杀人经过,刘学强供称他于8日清晨持十字弓,向井口真理子头部发射四箭后,将其头颅砍下放入塑胶袋,尸体则以床单包裹,连同作案穿著的血衣、作案用的十字弓、井口真理子的背包,分散在不同地点丢弃。

  在弃尸时唯恐被人发现,便淋上汽油焚尸,另外也烧毁真理子所睡的床板。

  刘学强坦承犯案后,于5日遭到法院收押。随后警方多次借提刘学强询问弃尸地点,但刘学强供词反覆,有时说在台南县,有时说在台南市,使警方数度往返台南与高雄间,但都一无所获。

  3月7日,刘学强坦承弃尸地点位于台南市崇明十三街一处空地,头颅则丢弃于南门街附近的垃圾车。

  3月9日,专案小组前往刘学强供称的弃尸地点开挖,在被砍掉的大树树根下挖出一百多块大小尸骨,并送往台北进行鉴定,但由于头颅被丢弃之后被运往台南县仁德乡垃圾掩埋场,时日已久,开挖所费不赀,寻找头颅的计划被迫取消。

  随后根据刘学强的供词,陆续寻获井口真理子的手电筒、万用刀、洋伞等遗物及作案用的十字弓。

  3月14日,井口久子再度抵台。在经知名法医杨日松及国际刑事专家李昌钰等人鉴识后,确定所挖出的尸骨就是失踪已久的井口真理子。

  4月11日,专案小组以《刑法》杀人、侵占、侵害及遗弃尸体罪嫌,将刘学强移送高雄地检署侦办。

  专案小组在移送书中引述秘密证人证词,认定刘学强系因觊觎井口真理子的姿色,意图非礼遭到拒绝,因而恼羞成怒,趁真理子熟睡之时予以杀害,并在行凶后玷污其尸体,还取走真理子身上的现金。

  移送书中也指出虽然未能找到井口真理子的头颅,但根据血型、身高、遗物、人证等,均足以证明死者便是井口真理子。

  11月24日,高雄地方法院依杀人及遗弃尸体罪嫌,判处刘学强死刑,因刘学强符合精神异常的减刑条件,减为无期徒刑,剥夺公权终身。

  1993年5月3日,井口真理子的遗骨在台湾火化,并由其母井口久子专程到台湾运送返回日本。

  影响

  真理子失踪后,日本媒体做了连续报道,台湾在日本人心中“治安良好,有人情味”的形象受到严重打击,1990年前三季度,日本赴台观光客同比下降一成。

  

  1994年,日本导演林海象以井口真理子命案为故事主轴,拍摄影片《海鬼灯》。全片充满悬疑气氛。

  1996年,华视《台湾灵异事件》曾将之改编,命名为“飞头传奇”。次年,华视《台湾怪谈》将之改编,命名为“我要回家”。

  由于此案件是出租车司机犯罪案中最受瞩目者,引起民众对于出租车司机犯罪问题的关注。台湾修改了规定,使犯罪前科者不得考领执业登记证。

  2004年,刘学强在台中监狱服刑时,被其他犯人耻笑并殴打成重伤,随后移监至宜兰监狱。

  2007年,刘学强控告皇冠文化负责人平鑫涛(作家琼瑶的丈夫)侵占,因为平鑫涛未寄还刘学强的24元新台币回邮邮资。检方裁定此案不起诉。

  灵异事件

  刘学强到案后供称,晚上睡觉时,会突然惊醒,一睁眼就看到井口真理子的头颅贴近他的五官,眼睛一直瞪着他,夜夜如此,吓得他不敢回家,只好睡在出租车上,并在车上贴了很多符咒。

  此外,住在刘学强弃尸地点附近的居民,不只一人接到电话,电话中有一名说着日文的女生。居民起初以为打错电话,破案之后大家聊起这件事,纷纷觉得毛骨悚然。

  

  而警察也发现,刘学强的出租车车牌“034-4498”也“透露玄机”:034,3月4号,是刘学强被捕的日子;4498,“死死9号8号”,警方在8号查获弃尸地点,9号挖出真理子的骨骸。

  不过作为凶手,刘学强心理崩溃,自己吓自己也很正常。关于其他说法,也无据考证,大家权当故事看一看即可。

  至于头颅所在,恐怕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了。不过这个案子也算给了死者一个交代。